欲求不满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不老俠女

不老俠女
发布时间:2019-07-03 02:00:49   浏览次数:555

「你們聽說了嗎,最近江湖上新出現了一位女俠叫嵐蝶,每天都會挑戰一個

江湖門派或者武林高手」



  「嗯,我聽過,聽說她武功不咋的,但卻很耐打,不然一天挑戰一個高手,

還輸多勝少,就算那些高手有意留手,也難免要挨不少打。」



  「嗯,我還聽說,她打敗了大魔頭南宮山,那可是除了盟主孫珂最厲害的人,

盡然敗在了她手上,而她盡然和人比武輸多勝少,這也太怪了吧!」



  「不怪,我聽說她武功幾乎和盟主一樣高,這些比武只是為武林除害,那個

大魔頭死後,他的魔教也散了,這江湖也平靜了不少。」



  「是啊,不過這樣的江湖也無趣了許多,唉!」



  「是啊,那魔頭雖然殺了不少人,但有他和盟主鬥的江湖才有意思,我們這

些人也才能感覺到江湖的波瀾。」



  幾個粗布年輕人,各自配著一柄普通的劍,在金陵城一處偏僻的酒樓裡聊著

各自的江湖見聞,他們雖然彼此從沒見過,但仗劍江湖的夢想還是讓他們覺得彼

此仿佛早已是舊時,無話不說。



  「那大魔頭殺了那麼多人,你們還替他說好話,」就在這些人聊起那個大魔

頭南宮山的時候,身後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聲音中還帶著些怒氣,「這位女俠

是哪派人士,不如坐下來一起聊聊。」



? ? 那個在這群人裡聊的最多,也是將這些俠客聚在一個桌子上的一個和善中年

男人笑著對嵐蝶說到,「我姓嵐,師傅是李小愛。」



這些俠客彼此互相交換了下眼神,從來沒有聽過這麼一號江湖人物,「原來是嵐

姑娘,坐下一起吧,我們也不覺得那南宮山是啥好人,不過說說。」那中年男人

圓場道。



  「嗯,確實不是好人,我和他比武的時候,丟了一堆暗器不說,敗走的時候

還抓人威脅我,說要我別跟著,不然就一點點廢了那人的四肢,我就沒追了!」



  那個穿著一身藍色衣服的年輕秀美女子找了個空的座椅坐下去,雙手擺弄著

自己的頭髮慢慢說到。



  這下身邊的那些俠客不安分了,什麼表情,動作都有,有直接豎起了大拇指

的,有掉了下巴的,有根本不相信一臉鄙夷的,也有直接呆住了的,不過還是那

個中年男人穩重些,沒流露出太多的驚訝,「姑娘你就是那個每天都要挑戰一位

江湖高手的嵐蝶女俠。」



  「嗯,我今天就是來找你的,德古。」



  「姑娘,雖然我不清楚你為什麼找我比試,但我自知絕對不會是姑娘你的對

手,所以比試可以,下手輕點。」德古覺得和這個江湖風頭正盛的嵐蝶比武輸了

也沒什麼,反正天下第二的南宮山也輸了,不差自己,「放心,敗給本姑娘的還

沒一個死的,那麼房錢你付還是我付。」



  什麼情況,周邊的人和德古都沒聽懂這句話什麼意思,一臉茫然……



  「難道我和你去城外找個草叢比試,那樣蚊子太多,我覺得你不會喜歡的。」

嵐蝶繼續說到,不過這些人還是聽不懂,「唉,你們沒聽過敗給本姑娘要做本姑

娘一天的面首。」



  「啊!」幾乎是同時所有人驚呼了一聲。



  嵐蝶沒有繼續說話,依然自顧自的擺弄自己的青絲,臉上卻沒有一絲難為情

或者嬌羞,這也讓所有人慢慢回過神來,也回過味來,德古憨憨的笑了幾聲,當

做沒什麼問到「嵐蝶女俠果然江湖人,德古比試輸了後自然履行約定。」



  「嵐女俠,那我們若是主動找你比試是否也一樣。」嵐蝶身邊的一個人平靜

了問到,不過說到一樣的時候,還是有不少的情緒波動,這也是在做的其他人最

想知道的,畢竟這女俠不光面容絕美,透過衣衫看去,身材沒得說,而且通過言

語和那些事蹟,大家都對做女俠面首,哪怕是跟班也願意。這等絕美俠女,以後

還能遇到幾次。



  「嗯,等會,你們要願意,一起上。」



  「那女俠我們走吧,城裡不讓比武,我們去城外先比試一下,餐旅費用我們

出。」不知道是誰說出了這句話,不過這也是大部分人心聲,白天討教武學,晚

上討教小穴。



  「嗯,就在城門口不遠的那個湖泊龐吧,我在那等你們。」說完嵐蝶站起身,

而德古他們只看到一些殘影,就再也找不到人了,不過還是出門去往城外的湖泊,

這江湖上輕功好的也不少,雖然這幾位做不到這麼快,但也沒慢多少,很快就來

到湖邊,而嵐蝶已經抱劍站立于湖邊,「既然嵐蝶俠女是來找我的,那我先來吧,

八極拳,德古。」



  「嵐蝶。」



  說完德古也不猶豫就快步跑向嵐蝶,而嵐蝶將劍丟到遠處,負手而立,不見

有絲毫動靜,德古也不擔憂,近身後只用三分力砸向嵐蝶胸口,本以為會被她用

伶俐的步法躲過去,就像酒店裡那樣,結果一拳結結實實的砸在了她的胸口,嵐

蝶面露微笑看著他,似是不會還手,德古忙退回幾部,生怕有詐,在看到她沒有

任何動作後又試探性的打出了一拳,這次五分力打向她的腹部,不過,嵐蝶似是

如一塊大石頭一般,一動不動,也不看德古,依然一臉平靜,德古這次倒是沒有

後退,又一拳,八分力,繼續打在腹部,不過嵐蝶似是沒有任何感覺般,依舊紋

絲不動,德古也不含糊,八極拳所有招式全力打在嵐蝶身上,不過她卻沒有任何

動作,只是任由德古不斷的擊打著自己,當德古把所有招式都打了一遍後,退回

去,低下頭,輕輕說到,「在下輸了,不過你練的什麼功夫,少林金鐘罩嗎?」



  「我一個女子怎麼會少林的武功,這是師傅教我的一種內功,只要功力不如

我,都打不動我。」



  「領教了。」德古也知道自己是完敗,連讓她動一下都沒做到,自己心中五

味雜陳,畢竟這是輸的最慘的一次。



  「德大哥別太灰心,你的八極拳在金陵附近還是數一數二的拳法。」



  身邊的人寬慰到,隨後一個持劍的年輕人走出與嵐蝶對立的人群,「青城劍,

範升。」



  「你是用劍的。」嵐蝶輕輕問到,「嗯,請嵐姑娘不吝賜教。」



  「賜教談不上,你先等下。」說完,嵐蝶將自己的衣服全部脫光丟到旁邊,

這次則雙臂環胸,「以前與用劍的人比試,身上的衣服老是被割破,害得我的銀

兩都不夠花了,好了,隨便砍吧!」



  而這些俠客有的轉過身,不過還偷偷回頭瞄了幾眼,有的低頭,又不時抬頭

看去,胸前本就豐滿的乳房被雙臂環住後就更加雄偉,而且現在的她還一絲不掛,

怎麼不讓這些人血氣洶湧,沒撲過去已經是定力極佳的了,「那個,姑娘,真要

這麼比試嗎?」青城劍派的範升一陣羞愧,當然,誰曉得他在想什麼。



  「放心,你能傷的了我就算你贏。」



  青城劍的範升倒是沒懷疑這句話,畢竟剛才的德古已經試探過了,不過德古

終究是用的拳頭,自己用劍,應該有可能,範升直接一劍刺向嵐蝶的左胸,不過

在劍尖在碰到嵐蝶的飽滿胸部時只是陷入乳房中,卻不見半點血,抽出時,那塊

地方連紅都沒紅,這也讓他放心,自己剛才那一劍的力道自己一直很小心,怕真

的傷到這位女俠,但這下自己放心了,當然也知道自己很可能也是破不了這功夫,

不過還是拿出了自己的全力劈砍在嵐蝶的身上,不過無論他怎麼刺砍都沒能傷她

分毫,自己甚至用全力去刺她的乳頭,想借此刺入她的身體,但自己的全力也只

是讓乳房變形,卻傷不到分毫,也刺不進乳頭。



  而嵐蝶則全程對他微笑,似是肯定他的劍法,當然也可能是覺得他長的英俊。



  在竭盡全力後,青城劍範升終於放棄了,「在下輸了。」垂劍一依,退回人

群。



  在範升退回後,一個手持狼牙棒的健壯男子走出,晃了晃自己那比普通人大

腿還粗的手臂,「江東,廣廖。」



  「嵐蝶。」嵐蝶輕輕說到,臉上似是流露出期待。



  那男子也不客氣,直接一棒照著嵐蝶的腦袋就砸過去,不過嵐蝶卻依然微笑,

仿佛那和自己腦袋一樣大的狼牙棒是棉花一樣,任由其咋在自己的任何地方,那

壯漢也不留情,更多的倒是想為自己的兄弟們搬回點顏面,他很快覺得,既然傷

不了她,那麼打到也能挽回些顏面,所以不斷的將那幾十斤的狼牙棒打在嵐蝶的

小腿上,不過嵐蝶依然沒有一點動靜,直到自己試過了所有招式,自己也精疲力

竭,便沈聲道,「在下輸了。」



  「還有人想試試嗎?」



  其餘沒試過的人則一起走出,將嵐蝶圍在中間,做了一依後,就拿出自己的

看家本領招呼在嵐蝶身上,嵐蝶依舊環胸站立,微笑的看著他們的攻擊。



  「嗯,既然各位都輸了,那麼回客棧還是就在這湖邊。」嵐蝶在所有人都試

過,依然沒法傷到自己後看著快要落下的太陽,平靜說到,德古忙答到,「回客

棧,我答應過的,輸了就包食宿。」其實這些人又何嘗不想輸呢,這麼絕美的女

子,自己絕對不吃虧。



  「小二,你們這最大的客房多少錢一晚。」



  「不貴就十兩,還有一張不輸皇宮裡娘娘們睡的大床。」



  「嗯,」說完德古拿出一腚元寶放在櫃檯,小二也是不客氣,拿起後就帶著

德古和嵐蝶去了頂樓的天甲房,其他的那幾位倒是沒有一起進去,都先各自回房

梳洗了一下,這也是嵐姑娘的要求,在梳洗完畢後就來到了德古的天甲字房,第

一個推門而入的範升就看到德古和嵐蝶在一個大浴缸裡洗鴛鴦浴,若是平時肯定

要說一句,非禮勿視,但現在則勾起了自己的欲火,嵐蝶輕輕笑著說到,「范大

俠,不如先脫光衣服,進來佔領人家的後庭,等會都來了,就沒那麼好的位置了

哦!」



  範升聽完後臉色漲紅,不過還是帶上門,將自己的衣物脫下,掛在牆邊的衣

架上,輕輕的躺進那足以容納三四個人的浴缸,嵐蝶在他進到浴缸後,做到了他

的大腿上,用屁股不斷的去摩擦他那早已堅挺的肉棒,「人家可是好好清理過自

己的腸道了,范大俠嘗嘗人家的後面如何!」嵐蝶嬌媚的說到,範升的臉早就紅

透了,不過身體倒是很老實,除了將那堅挺的肉棒放到她的後面,雙手也揉搓起

她的胸部,「德古大哥,人家口嘴並用的功夫如何。」



  站在浴缸裡讓嵐蝶侍奉的德古則說到,「比金陵的青樓頭牌都厲害。」



  「既然這樣,那等德古大哥舒服足了,不要吝嗇日後的盤纏。」日後的盤纏

這幾個字嵐蝶說的風情萬種,說完又用嘴含住了德古的粗黑肉棒,「日後的盤纏,

哈哈!」德古大聲笑了起來。



  嵐蝶身後的範升也被這說法逗笑了。



  不一會又有人推門而入,都是白天和嵐蝶比試輸了的人,基本都換了身乾淨

素潔的衣服,有的剛洗的頭髮都還沒幹,那浴缸很快就撐不下,然後就都擦拭好

身體爬倒了那能睡十個人的大床,當真是如店小二所說,大概是為了翻滾吧,不

過對嵐蝶和其餘六人卻是正好,德古躺在床上,嵐蝶坐在他的胯下,範升則坐在

嵐蝶身後,環住她的脖子,嵐蝶雙手伸直,去套弄旁邊的兩人,其中一人將陽具

送到嵐蝶的嘴邊任其含侍,最後那人則坐在嵐蝶的身上,抓著她的乳房吸咬了起

來,「嗯,嗯,」嵐蝶用含糊不清的嗓音勉強說了句,「不要……射……忍不住

就不要動了,夜還長,留著體力慢慢玩。」有兩個準備要繳械的人則慢慢停了下

來,在嵐蝶即將用手使他們射精的時候,退了出去,看著自己那還堅挺的小弟,

欣慰的笑了笑,「幸好沒被她那麼早降服。」



  那個被嵐蝶用舌頭不斷套弄的男子也退了開,嵐蝶那充滿笑意的絕美臉龐才

展現在所有人面前,德古也停下,他大概也在高潮邊緣停了下來,緩緩的回味剛

才的舒爽,「你這麼厲害,怎麼會輸多勝少。」德古看到所有人都在緩口氣,準

備下一輪的運動,就問起了這個神秘的女俠,他們畢竟只是聽過她的傳聞,「嗯,

你們難道沒發現,其實我不會武功。」嵐蝶輕輕說到,「不可能,我們可是打了

一下午都沒傷到你。」德古驚訝的說到,「嗯,我說的是像你們那樣攻擊人的招

數,師傅一招都沒教過我,只是傳了一套功法和一套輕功。」



  「不會吧,有這麼厲害的功法,怎麼會沒有些對敵的招數。」



  「師傅她大概會,但是不願傳我,說有這兩樣就夠我行走江湖了,我還磨著

她哪怕只教一招也行,她直到不帶我雲遊也不教我一招半式,所以我和人打架就

只能裝高人,不過有時候,還是能被識破。」



  「啊,難怪我們聽說你很耐打,原來是這樣啊。」



  「是啊!」



  「那你每天都要挑戰一位高手是為什麼?」



  「為了他們的精液,師傅說這功法想要增強就要高手的精液,我就只能硬著

頭皮去裝高人,或者被打來騙取他們的精液,增強內力。」



  「啊,原來我們都被騙了啊!」



  「幾位要是不願意就當我是青樓的妓女,盤纏我也不要了,最後能給我些精

液就行。」此時的嵐蝶則一改高人風範,托底後則顯得非常可愛,德古只是笑了

笑,說到,「你真是實誠的可愛,日後的盤纏和精液我都會給的,就當結交光明

磊落的嵐女俠了!」



  「謝謝你德古大哥。」說完直接抱著德古親了起來,其他人則愣了一陣後,

相互會心一笑。



  「如果可以的話,最好再幫嵐蝶宣傳一下,這樣就可以更快的吸收更多高手

的精液了!」



  「對了,你師父叫什麼來著。」



  「李小愛,她和我差不多年輕,不過卻一天到晚裝老成,動不動就是想當年,

還說自己已經幾百歲了,幾百歲還這樣年輕的不是神仙了!」



  雖然嵐蝶漫不經心的說著師傅的壞話,但其餘的人卻有些驚愕,難不成真的

是仙人,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功法,那吸精增加功力,又好像妖怪,讓他們

一時懼憚,不過畢竟這姑娘不像害他們,也就沒有猜想下去,「放心吧,她不會

是仙人的,哪有仙人進山就迷路,上船就嘔吐的,見到蟑螂都躲到我後面的。」



  聽嵐蝶這麼一說,所有人心裡的疑慮都落地了,確實啊,怕蟑螂的仙人還真

沒有……



  在對這個姑娘有了更多瞭解後,怎麼玩也變成他們主導,嵐蝶也樂得和他們

玩些高難度的,而這些人也把自己聽到的玩法在嵐蝶身上都試了一遍,也不擔心

她的身體,畢竟白天已經試過了。



? ? 淩晨,嵐蝶早早的起來,穿好衣服,又在德古的衣服裡拿了幾十兩銀票,嵐

蝶也是這時候才知道這個德古有多富,這幾十兩是最小的幾張,穿好衣服在門口

的她,看了眼精疲力竭躺在床上的六個人,從外面悄悄的把房門關上……



? ?? ?? ?? ?? ?? ?————————————————————



  「我們六個人有十五年沒聚在一起過了吧!」一個滿臉滄桑的男子對著酒桌

上的其餘幾人感慨道,「是啊,對了我們當年怎麼聚在一起遊歷江湖來著。」



  「最初好像是和那個稀奇古怪的小姑娘比武,晚上又在床上大戰了一場,然

後我就一起行走江湖,江南,漠北,蜀地,一路好不自在。」



  隨後一陣沈默,似是都回到了年輕的時候,但現在各自都有了妻兒,這次聚

會也是好不容易各自推脫了許多事物才能聚在一起,「對了,那個奇怪的姑娘叫

什麼來著。」一個人率先打破了沈默,「嵐,嵐什麼來著。」



  「嵐蝶」一個所有人熟悉的清脆聲音從身後傳來……





? ?? ?? ?? ?? ?? ??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