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求不满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其他小说» 幸福的借種經曆(十四)

幸福的借種經曆(十四)
发布时间:2019-06-02 02:41:32   浏览次数:116

我的腦筋在飛快地轉動著,心?不住的盤算著給怎麽說才能不露痕迹的再次把話題引到借種上面去

靜了一會兒,我開始裝做很神情的對妻子說:“老婆,我……我不準你以后再說這樣的話了,你是知道我有多愛你的!雖然我知道你是關心婉柔在想出這麽一個荒唐的辦法,可你也不能這麽就把老公給賣了啊?”

“不是的,老公,我……我不是把你賣了……”妻子馬上開始在我懷?焦急的解釋著。

“好了,不說這個話題了,雖然婉柔現在很可憐,甚至……甚至都到了崩潰的邊緣了,可……可你也不能讓我去做這個啊。”說著句話的的時候,我把“婉柔現在很可憐”這句說的很清晰,而后面的話卻說的含含糊糊。用這種語氣和妻子說,她的注意力應該都被我轉移到婉柔的身上去了。

想了想,我覺得好象還是不夠煽情,於是我就接著說:“再……再退一萬步說,即使我同意了用有什麽用了,婉柔她……她也是絕對不可能贊同你的想法的。”和妻子說完這些,我就再沒有說別的了。我怕自己再說下去就有些露骨了。

不過我的這些話應該能再次把妻子對於婉柔的憂慮給勾上來。這一點我是相信的。

果然,妻子先是在我懷?靠了一會,不過身體卻一直在細微的顫抖,就好象心?在激烈的鬥爭一樣。好半天,她終於擡起頭來,有些猶豫的和我說:“其實,其實老公你真的可以考慮一下這個建議的……”剛說到這?,妻子象怕我生氣似的趕緊的又解釋道:“老公,你……你先別生氣,先聽我把話說完。”

我雖然面無表情,可心?卻樂開了花,我開心的想著:“我……我怎麽會在意呢,怎麽會生氣呢?好不容易才讓你把話題又回到這上面,我又怎麽不會讓你把它說完哩?”

妻子開始很小心的對著我說道:“我知道老公是最愛我的了。其實如果不是因爲我唯一的妹妹,我是絕對不會想出這個一個爲難你的建議的。可是,可是現在真的是山窮水盡了。婉柔那丫頭心眼死的要命,一門心思的就是不肯和田野分開。既然他們不可能離了,那我也只好想辦法該怎麽讓他們和好了。”

頓了一下,妻子接著說道:“其實老公你也別在意。這件事情你就當……當是在幫助婉柔,也別讓其他歪的地方想,而且……而且我也和婉柔商量過了,她……她也同意了,你想,一個女人都能接受這樣的事,你一個大男人還有什麽接受不了的呢?”

那一刹那,我好象是被幾萬的高壓電擊中了一樣,整個腦袋都嗡嗡的直響,“婉柔同意了…………”就只剩下這一句話一直在腦海?盤旋…………

“老公……你就答應了吧……”迷迷糊糊中,我發覺了妻子的話一直才我耳邊徘徊。

我雖然還是想再裝一下,可是我怕這種讓我幾乎無法控制的喜悅會在不經意間露出來。我也知道自己最好是再能僞裝一下,讓妻子繼續哀求我幾句以后再裝做勉強的答應了。可是我我真的無法在控制了。

盡最大努力,我才勉強地讓自己的臉部肌肉變的僵硬一些,然后我用一種很是無奈的表情點了一下頭。我沒敢說話,怕一說話就會讓妻子聽出來我語氣中的異常。

“好了,老公,你……你答應了,那……那就快去婉柔的屋子吧!”妻子並沒有因爲我答應了她的請求而變的開心,反倒是語氣中有一種淡淡的失落和無奈。

“什麽?現在??”我失聲叫了起來。

“是啊,既然想好了,幾盡快實行吧,畢竟,婉柔總這麽在娘家住著也不是個事啊。爲了能和田野盡快的把感情挽救回來,她就好還是快些回家陪他的。所以婉柔在家?也住不了幾天,這事的時間並不多了。”妻子還是用一種有些幽怨,有些失落的話語和我說著。

“可是……可是……”雖然我心?早就一萬個同意了,但事情真的到臨了,我卻開始有些微微地猶豫了。

“好啦,快……快去吧……”妻子一塊催促我,一邊強行的將我推了出去,只是……只是她的手有些微微的顫抖,眼睛?還流露出一種有些矛盾的光芒。

這是的我卻沒有發覺這麽多。我所有的心思已經都飛到婉柔的身上了。開始走出屋子的時候,我還能裝做有些勉強的樣子。可是隨著屋子門被妻子光上以后,我所有的僞裝都被我一把丢開了。我臉部的肌肉因爲興奮而都擠在一起了,一種高興到極點的喜悅讓我甚至都想大聲地吼叫起來。

我們住的屋子和婉柔休息的地方隔的很近,最多也就十幾米的路程。可是這短短的路程對我來說甚至都覺得有些長了,我三步並做兩步的就沖到婉柔的房間,只是,在路上,因爲興奮的有些腿軟,我幾乎都重重地摔了一跤。

到了婉柔屋子門口的時候,我的心幾乎都提到嗓子眼?去了。緊張的連呼吸??都沒辦法喘均勻了。斷斷續續地粗氣一下下地從鼻子?噴出來,連推門的手都開始不由自主的開始哆嗦著。

終於,隨著“吱狃”一聲,門被我推開了。隨著目光轉到臥室?,我的眼睛猛的一亮;婉柔的房間收拾的很干淨,不知道是不是她因爲在應該我的到來而特意收拾的。床上鋪著一床嶄新的被褥,疊的整整齊齊的,就好象是……是新婚的洞房一樣。這叫我的心?一陣激動,眼睛開始不由自主的盯到婉柔的身上。

從我進了臥室以后,婉柔就很害羞的坐在炕邊上,低著頭,手撚著衣角,俏麗的臉在柔和的燈光下布滿了紅暈,完全是一幅新媳婦的嬌羞模樣。??看著婉柔那種柔柔的樣子,我不由得舔了一下早就干裂的嘴唇,“咕嚕”一下咽了口口水。嗓子眼也干的想火燒似的。好半天,我才把神兒緩過來,然后輕輕地走過去坐在婉柔身邊。

婉柔的身子比我剛來的時候消瘦了許多,本來就瘦弱的身子顯得更加嬌柔了,她的臉頰緋紅,身子微微顫抖著。那種小女人的嬌柔表情讓人看的是心癢異常的,也叫我心?的那種難以抑制的沖動開始悄悄的泛濫起來。

“婉柔……我……”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頭腦?空蕩蕩的。就這麽傻傻地坐在婉柔身邊,這種巨大的驚喜開始讓我覺得好象自己是在做夢一樣。

“哦……”聽了我的話,婉柔的身子微微顫了一下,臉騰的一下紅了。美麗的嬌靨上就好象是一塊甜美的紅蘋果一樣,暈紅的雙頰使我再也忍不住這秀色可餐的誘惑,湊過頭去,對著婉柔的面頰就狠狠地親了下去……

“別……姐夫,別……”出乎意料的是,婉柔竟然開始在我身邊掙紮起來,

把我剛湊到她臉旁的嘴用手給擋住了。

“婉柔……?”我有些詫異的叫了一聲她的名字,不明白爲什麽到了這個時候,她竟然會拒絕我,難道……難道妻子並沒有和她說清楚嗎?

“姐夫……門……門還沒叉呢……”婉柔的聲音就好象是蚊子叫一樣輕不可聞,如果不是我正好就在她嘴邊,可能就聽不到了。

聽了她的話,我再才恍然大悟。覺得自己確實是有些色急了。我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然后急身起來就沖到門口。

鎖上房門以后,我回頭又看了一眼小姨子,跳動不已的心也開始更加劇烈了,一想到婉柔這個能讓我吃不下睡不著的尤物竟然可以和我同窗共枕了,就讓我開始一陣陣的狂喜。我小心的走到炕頭邊緣坐下,然后伸出顫抖的雙手將婉柔摟在我懷?。

這一次,婉柔沒有拒絕我。但也沒有很順從,只是任憑我摟著她,就好象是一塊木頭一樣,只不過從她微微顫抖的身體上我能感覺到現在的她心理的波濤澎湃。

輕輕的,我將自己的嘴唇一點點地湊到她的臉上,離的她越近,就發覺婉柔已經是俏臉羞紅,一雙媚眼也緊緊地閉著,細長的睫毛輕輕顫動,一副嬌羞地悸動和略微害怕的輕抖。那種欲說還休的嬌柔表情弄的心?邊都開始癢癢的。

望著她的媚態,讓我身體?的火苗開始騰的一下流遍全身。我的雙手也不老實地摟住她溫暖細滑的香肩,將頭一點點地往她的臉上移動。

似乎是害羞,也好象是婉柔有些一時間難以接受這種親熱,她開始下意識地躲避我。不過我並沒有放過她的打算,而是一直用手死死地按著她的肩膀,開始有些貪婪的把嘴唇繼續湊上去。

終於,在我的堅持下,也在婉柔的半推半就的抵抗下,我的嘴唇開始印上了她小巧的紅唇上。剛一接觸,就覺得我的嘴唇好象是吻在一塊柔軟到及至的花蜜上一樣,有些涼,有些抖,更有些甜絲絲的感覺。

一開始,婉柔還有些抵抗的心理,畢竟,我是她的姐夫,我們之間的這種有些亂倫的情形還叫她一時難以接受。她有些欲拒還迎地緊閉著兩片香唇,任憑我的舌頭在她唇上舔來舔去,她就是不肯張開嘴讓我品嘗她的美味的香舌。

對於婉柔的這種矛盾的心理,我是相當的了解的,她雖然是答應了妻子的那種荒唐的辦法,但那只是出於一種實在無奈之下的被動應承。而在婉柔的心理,她可能只是把我真的當成一個借種的對象而不是一個要和她進行魚水之歡的男人,我相信,只要溫柔一旦確定自己已經懷上了,她絕對會堅決的放對再和我繼續這種亂倫的關系的。

而我不一樣,我的目的是要長期的和婉柔在一起。雖然我知道這應該是有些異想天開的。畢竟,我不可能爲了婉柔而離開我的妻子,因爲兩個人在我心目中都是一樣重要的人。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要長期擁有婉柔的念頭。這種有些近似於霸道的想法讓我開始算計起要怎樣才能讓婉柔能心甘情願的和我長期保持這種關系。

第一步,我想我應該用一種最賦有技巧性的性愛來征服婉柔。說到技巧,我相信我的能力絕對要比田野那個粗鲁的漢子要強一百倍。我要讓婉柔感覺到在我這?可以得到比以往更刺激,更強烈百倍的舒暢和幸福。而做到這一點,我必須從開始的時候就要循序漸進,不能太色急。

我開始放棄了對婉柔的嘴唇的進攻,轉而把濕滑的唇開始順著婉柔那細嫩的臉頰向上親吻著,不時的,還用舌頭在她的香腮上舔弄幾下。這種辦法果然見效,很快的,婉柔地呼吸開始越來越急促,連身體的抖動也開始愈發的劇烈起來。

婉柔的反應也更加的鼓勵了我,我的舔吻也開始逐漸的向上移動,最后,我一直將嘴唇移動到婉柔那小巧而精致的耳朵上,然后開始在她耳垂上試探地親了下,發覺她似乎是對這種從未接受過的愛撫感覺到一種異樣的刺激。她的身體好象一下子就突然地僵直了一樣,從她那修長的脖頸上,我都能發現一些密密麻麻的細小的疙瘩。

我開始逐漸加大吮吸婉柔耳垂的力度,一邊吮吸,一邊還用手輕輕地在她身上撫摸著。不過,我並沒直接的就進攻她的要害地帶,而是先開始輕柔的在她肩膀上輕撫著,然后又把手滑到她后背上上開始一點一點溫柔的按壓著。

我很有耐心,這些性愛前的愛撫我一直進行了好久。一直到我感覺到婉柔的身體已經完全的在我這種溫柔的愛撫下開始變的松弛起來以后,我才開始進行下一步更加激烈的舉動。

我的唇開始從婉柔的耳垂上滑落下來,順著她的臉頰開始一點一點的湊到她的唇上。剛開始的時候,婉柔似乎還有一些微微抗拒的意思,並沒有讓我的舌頭順利地撬開她的牙關,不過在我努力不懈的熱吻之下,最后還是使她放棄了抵抗,隨著她“嗯”的一聲呻吟,她的香唇半開,讓我的舌頭開始“哧溜”一下,入侵她的嘴?。

把舌頭伸進去以后,我並沒有過於急色的馬上吮吸她的香舌,而是相當有耐性的在婉柔的牙關周圍仔細的舔弄著。從上牙床到下牙床,我沒有放過任何一點空隙。而且,我一邊舔著,一邊還溫柔的用我的嘴唇蹭著婉柔的雙唇。而我撫摸婉柔后背的手也開始滑到她的大腿上,開始在她那彈性驚人的腿部開始小心的愛撫著。

在我耐心而輕柔的舔撫下,婉柔終於是卸下了她所有的羞愧和僞裝。還沒大等我主動的進攻,她自己就伸出了小香舌主動的和我的舌頭交纏吸吮起來。而且,她還主動把手臂環住了我的脖子,甚至還不時的用手指穿插在我發捎之間來回的梳捋著。

楞了一下,我沒有想到嬌羞的婉柔竟然能這麽主動先和我口舌交纏。不過轉而間,一陣狂喜瞬間就從心底一直傳遍到全身。我開始努力地反吸起婉柔的香舌來。兩個人的舌頭在婉柔的小嘴?開始輾轉騰挪,上下翻飛。一陣陣“吧唧,吧唧”的聲音從屋子?不斷的傳出來。

我們吻得是那麽的狂熱,一直到兩個人的呼吸都有點兒喘不過氣來了,我才依依不舍的把唇離開婉柔。開始貪婪的端詳起她那嬌羞的面容起來。

而這時候的小妮子,那種以往的端莊秀麗,溫柔婉約都已經消失不見了,留下的只是羞紅的雙頰和嬌弱的模樣。連身體都好象是在我那灼熱的眼神下溶化了一樣,嬌軀酥軟無力地靠在我懷?。

婉柔現在的可愛樣子讓我再也有些難以抑制自己地沖動了,我急促的喘息著,開始慢慢地把她輕按在炕上,然后小心的把自己的身體壓了上去。







60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600;} alt= align=absmiddle /> 請大大們按下心心或多多回覆~~多多支持~~60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600;} alt= align=absmidd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