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求不满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慾火焚心---性奴蝶子

慾火焚心---性奴蝶子
发布时间:2019-06-13 08:53:43   浏览次数:492

??平安夜深夜,星巴克外面大雨滂沱,雨水如同瀑布般沿著玻璃幕牆傾瀉而下,連街景也扭曲得一塌糊塗。



??  店內,一對對逛街不成的情侶相偎而坐,吱吱喳喳,微聲笑語飄散在溫熱的空氣中。



??  然而,在一個幕牆邊角的雙人位置上,卻孤獨的坐著一個人。他雙手緊握著溫暖的陶瓷杯子,透過玻璃幕牆盯著牆外扭曲模糊的大街默默的出神。



??  他叫李江明。本來他在一家IT企業工作,成績很受上級和同事的讚賞。尤其令人羨慕的是,他有一個很漂亮的女朋友。然而,2個月前,他發現他的女朋友竟然跟他的上級勾搭上了。為此少不了一番紛爭,他也因此丟了這份工作。前幾天結算完工資後,從此在同事面前消失了。此刻他的心情猶如打翻五味瓶,恨、痛、累、怒啥都一次湧上心頭,還夾著對日後生活的一絲迷茫。



??  正當李江明盤算著往後日子怎樣過的時候。一隻芊芊玉手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先生,請問這個位置有人嗎?」他轉頭看去,一名艷麗的女子睜大美目,用詢問的眼光盯著自己。女子全身上下包裹的緊緊的,連雙手都戴上黑色的手套,面目皎然,雖然只化了一點淡妝,但眉目身姿間卻不經意的流露出妖媚的氣息。



??  「做生意的!」李江明心裡暗道。面目上卻一點都沒表現出來,淡淡說道:「沒人,請坐。」然後繼續看著幕牆外想自己的事情。



??  無言的時光似乎過的特別快。對面的女子有點耐不住沈默,首先開口道:「先生,請問您貴姓呢?」



??  聞言,李江明方才轉過頭稍微打量下面前的女子。只見她眉目尚算清秀,臉色蒼白,臉上隱隱帶有憂鬱的氣色,衹是不知道為什麼,一股淫菲的氣息總是從她的身上流露出來。



??  「免貴姓李,小姐呢?請問芳名?」



??  女子卻笑著搖了搖頭。李江明倒覺得奇怪,問人家名字自己還不肯告訴別人。不過這世界什麼人都有,他也不大放在心上,也報以一笑了之。



??  女子再也沒說話,衹是,一直緊盯著他。讓李江明覺得好不舒服。正當他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女子彷彿下了很大的決心,重重透了一口氣說道:「先生!今晚有空陪下我嗎?」



??  果然還是做生意的!李江明頭也沒有回,冷笑著說道:「不好意思,我剛失業,付不起今晚的價錢!」



??  以為女子會識相的離開,哪知道,柔軟的手卻緊握著他的手腕。他轉過身去,女子低著頭,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聽見她說:「原來您以為我是妓女。其實,我跟你都是同路人呢!」



??  頓時,一股歉意由李江明的心底濃濃的泛起,他笨拙的撓撓頭說道:「sorry!我…..」



??  「那您現在能陪陪我嗎?」女子微笑看著李江明,把他拉到座位上去。



??  「你……怎麼知道我們是同路人?」李江明喝了一口濃咖啡,盯著女子說道。



??  「我…………..」女子輕輕避開李江明的目光,想了一會兒才說道:「我當然知道,『我失戀了』四個大字』都寫在你額頭上了!」



??  李江明唬得立即把自己的臉摸了個遍,難道就有這麼明顯嗎。惹得女子一陣輕笑。頓時兩人間沈重的氣氛舒緩了不少。



??  兩人天南地北的聊了好久,此時星巴克裡的客人也都走的差不多了。一對對情侶也是時候該幹啥幹啥去了。女子突然把臉湊近李江明,輕聲問道:「你聽說過,SM嗎?」



??  奇怪的問題!李江明笑道:「當然聽說過,這個事情,是男人都知道一點,不是嗎?」



??  女子沈默了一陣,沈聲問道:「那你怎麼看SM?」



??  看著女子突然沈重起來的表情,李江明有點不知所措,猶豫了一會兒才說道:「沒什麼!你情我願而已。」



??  女子頓時鬆了一口氣,她把雙手平放在桌面上,說道:「幫我把手套脫掉。」



??  李江明依言小心翼翼的把女子雙手的手套褪了下來,眼前的情景卻差點讓他驚呼。只見雙手的手背赫然紋著鮮花跟蝴蝶的圖案,七彩繽紛,十分漂亮。而且圖案似乎還往手臂方向延伸上去。女子留意著李江明,等他緩過氣來才緊緊地看著他緩緩的說道:「這是我身上刺青的一部分。其實我全身都是這樣的刺青。」



??  這下李江明被徹底驚呆了,他做夢也沒想到會碰上這樣的一名女子。「為什麼….你….?」



??  女子的柔指輕輕地按住他的嘴唇,柔聲說道:「其實,我早已成為了M女,準確的說,是性奴,這些是我作為性奴的標誌。」



??  「啊!」李江明根本無法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話。



??  「先生小姐!打擾一下!」一名侍者卻在此時很不識相的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本店準備打烊了!請你們明天再來好嗎?」



??  「那…..來我家好嗎?」女子雙手緊緊握住李江明的手,略帶緊張的說道。本來李江明打算就此結束這段奇怪的談話,他還不是很喜歡這種虛幻的什麼SM的東西。衹是,女子的手越抓越緊,大有「你不去我家我不讓你走」之勢,他也不忍心狠狠地拒絕她,只好勉強的點了點頭。女子頓時露出開心的笑容,「門口等我!我去拿車!」說完蹦跳著從大門跑了出去。



??  拿車?李江明二丈金剛摸不著頭腦,難道她還是個小富婆?



??  少時,一輛酒紅色的林寶堅尼停在他的面前………………..



??  「今天怎麼了?怪人怪事都讓我碰上了?」他不禁咕噥道。



??  一路上,雖然李江明知道女子的身份,但是道德約束之下,也就乖乖一動不動的坐在女子身邊。時間已是淩晨2點多,路上車少,一路飛快,不知覺間,車輛就到達了市郊外一間私人小別墅。



??  停好車輛,女子拉著李江明走進了小別墅。開門間,一股熱氣頓時迎面而來,一路上的冰寒似乎一消而盡,看來別墅裡24小時都開著暖氣。



??  女子把李江明拉到沙發前面。「我去換衣服,稍等哦!」說完,蹬蹬蹬的就由旁邊的樓梯跑上了二樓。



??  李江明坐在柔軟的沙發上面,打量著這套間房子。房子四面見方,比較大,但也不會大到讓人發慌的地步。大廳由一個齊胸的小木櫃從中分成兩部分,李江明這邊是主廳,而另外一邊則是飯廳,開放式的廚房就跟飯廳一起,而飯桌,就衹有兩個位置,看來這裡沒有客人會拜訪;沙發的面前擺放了一台大液晶電視,約莫有50寸左右。沙發坐上去十分柔軟,看來也是價值不菲,不過沙發的有一點異於一般的沙發:它的中間正對著電視的位置,豎向擺放著一張床,茶幾就跨坐在床上面。



??  「叮鈴~!」「叮鈴~!」清脆的金屬碰撞聲由樓梯方向傳來。李江明扭頭看去,女子扶著樓梯扶手,慢慢的一步一步向他走近。她身穿一件覆蓋至腳腕的棉浴袍,雙腳穿著高跟涼鞋,黑色的絲襪緊緊地包裹著她的小腳,腳背上的鮮花蝴蝶刺青如同手腕上的一樣刺眼、美麗。



??  她站在李江明面前,雙手抓住浴袍的前衿說道:「看過我的身軀後,你就要成為我的主人了!此後我的全部都交給你,你要負責滿足我的性慾,負責照顧我,負責改造我。李先生,你要這樣做嗎?」



??  李江明看著面前的女子,心裡面如同翻江倒海。理性告訴他,這一切都是虛幻,這種生活不屬於自己,還是回去罷了;另外一面卻說道,有如此美女願意奉獻一切給自己,為何不要?反正自己一無所有,闊出去也沒啥大不了的。



??  終於,心中的惡魔戰勝了理智。他看著女子,沈聲說道:「我確定要做你的主人!」



??  女子慢慢的拉開浴袍前衿,讓浴袍自然地從她身上滑落到地上。一副世上最美麗的軀體完完全全的展示在李江明的面前。



??  如同女子所說,蝴蝶鮮花的紋身由雙肩一直覆蓋至腳背;衹有沿著身體前面中軸還保留著細嫩光滑的肌膚。雙乳被紋上兩朵鮮艷的玫瑰花,兩個乳頭以十字形各自穿著一對乳釘,兩側的乳釘由兩條銀色的細鏈連在一起。肚茲下方,以草書紋著兩個字「性奴」。再往下看時,女子乖巧地擡起一條美腿,搭著李江明的肩膀,雙手輕輕地掰開女人最隱秘的地方。原來鮮花蝴蝶刺青也沒有覆蓋這個地方,但是,以陰部為主體卻紋上了一隻美麗的劍尾蝶。陰蒂穿著兩個小環,其中一個吊著個細巧的鈴鐺,而陰唇兩側各穿著兩個小環。



??  李江明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大吼一聲,笨拙的脫掉褲子,那陽具早已高高昂起頭。他抱著女子的腰,使勁往下體按下去。陽具便深深地沒入女子體內。「啊!。。。。。。。。。。。」女子一聲驚呼後便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撞擊著、舔著、咬著。。。。。。



??  一番劇烈的搖擺抽插後,李江明舒服的躺在沙發上,撫摸著女子美麗的身軀,一邊欣賞她身上的刺青。女子則趴在他身上,緊緊地摟著他的脖子。他的陽具還深深地插著女子的下體,享受著女人的溫暖。



??  待兩人都喘過氣來。李江明輕掃著女子的頭發問道:「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  女子慢慢的在他身上蠕動軀體,說道:「性奴是沒有名字的,衹有主人幫性奴取名字。」



??  「那…..就叫你蝶子,怎樣?」



??  「好呀!」女子,哦,現在應該叫蝶子柔聲說道,然後伸出小舌頭沿著李江明的脖子、胸前不停地掃呀掃。同時美麗的身軀依然緩緩的蠕動著,覆蓋全身的刺青看上去就如蝴蝶真的在花叢中飛舞。李江明享受著這一切,笑著問道:「這麼快又想要了?」



??  蝶子擡起頭,嫵媚的目光看著他,說道:「蝶子不會向主人要求什麼。蝶子衹是盡力服侍主人,讓主人舒服。」說完,繼續低下頭,用舌頭輕掃著他的身軀。



??  本來李江明的陽具在蝶子柔暖的下體裡面已經慾火難耐,再經她這麼一挑逗,他再也忍不住,緊箍著她一個轉身把她壓在身下狠狠地抽插起來。蝶子全身上下的金屬配件頓時發出叮叮鈴鈴的脆響,雙乳鮮艷的玫瑰,全身上下的蝴蝶就如風中再次翻飛著。一陣陣久違的快感不斷地衝擊著她的腦海,她只感到自己的思想、意志、肉體,全部跟著下體內狂烈的陽具奔騰跳躍。她無法自制的大喊著,雙手捏住乳鏈的兩頭,用力的牽扯著自己本已遭受虐待的乳頭。而李江明,在如此淫菲的視覺、聽覺、肉體的刺激之下,男人野獸般的本能慾望也是完全激發了出來。他感到陽具在陰道裡面越繃越緊,淫慾的火焰令全身的肌肉似乎充滿了無盡的力量,抓住蝶子腰部的雙手越發用力,把她腰部的蝴蝶花朵拉扯的似乎支離破碎。而腰部也同樣根本不懂得憐花惜玉,用盡力量一下,一下的把火熱無比的陽具往前衝刺。



??  兩人就如兩具性愛機器,似乎毫無疲倦的發洩著自己的慾望,直至不知何時兩人昏睡了過去。



??  一年後。。。。。。。。。。。。。。。。。。。。。。。。。。。。。。。。。。。。。。。



??  李江明舒服的大字型癱坐的沙發上,看他喜歡的電視劇。蝶子則安靜的蜷縮在李江明的身側。頭枕著李江明的胳膊,小手在他胸前溫柔地劃著小圈,一雙由鮮花蝴蝶拼湊成的美腿夾著他一側大腿,輕輕地摩挲著;而屁眼和陰道,分別插著一根仿著李江明陽具造成的假陽具,兩條陽具還輕輕地震動著。



??  這兩條陽具,是蝶子自己要求塞進去的;她下體兩個洞,要不塞著假陽具,要不塞著李江明的真陽具。開始的時候,李江明縱盡情慾。一天24小時,最少20小時跟蝶子連在一起,為此他們還用上了連體小皮褲,把他們倆的下體緊緊地綁在一起,這樣當李江明插著蝶子的時候,就不用老是將就著姿勢生怕陽具會掉出來。但是,隨著他們倆頻繁的做愛,李江明身體卻越來越變得虛弱,終於有次明明已經重感冒還不懂收斂,最後惹上肺炎住了兩個星期醫院。出院後,李江明懂得了節制,每天只跟蝶子做一兩次愛。可是,蝶子卻像中毒一樣,身體離開了李江明的陽具就全身不舒服,下體淫水橫流,一天到晚纏著他要做愛。後來,他們想出了一個辦法,就是仿著李江明的陽具造一對假的,一天到晚插著蝶子的陰道跟屁眼,在李江明休息的時候緩解她的「毒癮」。



??  其實,經過一年的主奴生活,蝶子除了下體那對假陽具外,身體又發生了不少變化。雙乳的乳暈了嵌著一圈細小的鋯石(比鑽石便宜很多,卻同樣跟鑽石閃閃發亮的石頭);兩邊腋窩各穿了一個小環,原本連著雙乳的乳鏈向兩側延伸到腋窩下的小環。背後,沿著中線緊密的鑲嵌著一排細小的鋯石,然後在屁眼上端分開兩支,分別由上側走個大弧形繞過屁股,再沿著兩條美腿的側邊延伸至腳背,腳背上再分開五支分別延伸至五個可愛的小腳趾上面。



??  李江明一隻手漫無目的的按著遙控器,一手穿過蝶子身後,輕輕地玩弄著她乳頭上的各種飾品。「你看你!簡直比模特還要模特!」



??  「還不是你!」蝶子嬌嗔著說道:「老是要往人家身上裝東西!你看,搞得人家多淫蕩!」說著一隻手已經忍不住輕輕地逗弄滿塞著假陽具的陰部,悅耳的鈴聲隨之響起。



??  「哈!」李江明失笑,用力捏了一下她的乳頭說道:「笨蛋!原本你這傢夥就這麼淫蕩!你不喜歡,那我叫人把這些東西都拿掉吧!」說完,裝勢就要去打電話。



??  「不要!!」|蝶子的反應完全在李江明意料之內。但是他還是要逗著她玩:「為啥呀!你不是很討厭這些東西嗎?」



??  「不要嘛。。。。。。。。。。。。。。」蝶子一邊說著,頭簡直要藏到李江明腋窩裡面去。



??  「說為什麼,不然我要打電話了!」他抓住蝶子後腦袋,把她的頭從腋窩「拔」出來,強迫她望著自己。



??  「這麼好看的東西,拿掉多浪費。。。。。。。。。。。。」蝶子的聲音小的不能再小。



??  「哈哈!那就是嘛!」他高興的撫摸著蝶子的長髮。



??  「喲!對了!我們在一起都快一年了,跟我說說你怎樣搞成性奴的吧!」李江明輕撫蝶子的頭髮,柔聲說道。



??  蝶子不吱聲,低頭想了好一會兒,才下定決心似的點了點頭:「主人,插著我好麼?我想全身都被你撫摸著。」



??  李江明輕輕地把塞在陰道裡面的假陽具拔了出來,讓她躺在自己身上,雙手撫摸著她身上的蝴蝶和鮮花。蝶子抓住他的陽具,挪了下體位,把陽具塞進自己蜜穴,輕歎了一聲說道:「那年,我正在大學暑假…………………………。」



??  蝶子原名江曉曉。



??  大學的假期,夠無聊的。江曉曉就讀的學校離家很遠。暑假歸家了以後,幾乎沒同學跟她一個城市,可以說,大學假期是她人生中最寂寞的時期。



??  這天,江曉曉從網上看到一部她喜愛的演員擔當主角的電影首演。抓到這個興奮點,她毫不猶豫的奔向電影院。



??  因為是首演,電影院裡人山人海。江曉曉好不容易找到一條買票隊列的隊尾,緊緊地跟著,在人潮的湧動中飄來飄去。突然,後面的人撞了她一下,她一個拿捏不住,心愛的粉紅色小挎包「啪」的摔在地上。她顧不得責怪後面的人,連忙俯身正要撿起小挎包。正當她的手摸到跨帶的時候,一隻皮鞋大腳重重的踩在挎包的上面。江曉曉惱怒的擡起頭:「喂!你有沒有長。。。。。。。。。。。。!」



??  「對不起!」站在她面前的大男孩滿臉抱歉的神色,雙手不知所措的撓著頭皮「我不是故意的。」



??  江曉曉打量著面前的大男孩,他身高1米8左右,皮膚略帶古銅色,一頭清爽的短髮,雖然處於迷惑抱歉的狀態,依然散發出陽光活力的氣息。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  她盯著他,越發感覺到有氣難出,最後拍了拍小挎包上的鞋印,「哼」了一聲轉頭繼續排隊去。



??  電影散場。江曉曉回味著電影的劇情,慢慢的向電影院門口走去。忽然,剛才那個大男孩的身影出現在她身側:「小姐,不好意思,剛才我踩了你的包包……………….」江曉曉本來就不是那種心地好的不得了的人,還正當她心裡面郁悶得發慌。腦子一轉,決定耍耍這個大男孩:「說句不好意思就想應付過去了啊?」



??  「啊!」大男孩一面抱歉:「那,我該怎麼………….」



??  「請我喝星巴克算了!看你這可憐樣!」她看著大男孩呆頭呆腦的樣子,越發覺得有意思。



??  「哦哦…..」



??  「嘻!走吧!」



??  星巴克內。江曉曉可以說過足了公主癮,對著大男孩一會兒要這,一會兒要那,一會兒這兒不對,一會兒那兒不對。總之把他折磨個半死,終於肯讓他坐下來好好的喝上兩口飲料。



??  兩人枯坐無聊。江曉曉看著這呆頭帥哥,也不用指望他打開話題了。只好首先開口問道:「喂!你怎麼稱呼?」



??  「叫我阿俊行了。你呢?怎麼稱呼?」



??  「曉曉!」



??  「哦哦…….」



??  「真呆!」江曉曉暗罵道。



??  她想了想,問道:「你讀大幾了?」



??  「啊?呵呵!我出來工作幾年了!」



??  「喲!還真看不出你這呆瓜還工作幾年了。」



??  阿俊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呵呵!是呀。一直在刺青店裡面打工,不過最近老闆漸漸把店交給我打理了!」



??  「刺青?」江曉曉緊緊盯著阿俊。在她心目中,刺青的人多數是壞人,什麼黑社會,不良少年這一類的。



??  阿俊連忙解釋道:「啊!別以為刺青就是壞人啦!你看!我的作品還獲獎呢!」說著,慌忙掏出手機打開相冊遞給江曉曉。裡面的照片多數是阿俊的作品,還真的挺漂亮的,還有些國際上的獎狀。這下她倒來了興致了。繞著刺青這話題問東問西,說這說那。說了大半天,江曉曉發現時間已經不早了,伸個懶腰對阿俊說道:「好吧!今天就放你走!記得下次走路小心了!」說完,拿起小挎包就要走。



??  「哎!等等!」



??  「嗯?」



??  「那個………可不可以留個電話給我!」彷彿下了很大決心似得,阿俊把這句話說的又快又急。



??  「撲哧!」看了這呆瓜一眼,她從包包裡面隨便抽出一張小紙片,唰唰唰的寫了幾下,笑著說道:「看你這呆的份上。拿去!」說著,把小紙片放在桌面上,施施然的離去了。



??  阿俊拿起紙片,嘴角泛出一絲微笑,狡猾的微笑,就如狐狸般的狡猾………………….



??  接下來的日子,江曉曉倒不覺得無聊了。阿俊不時約她出來吃飯啊、玩啊!反正她也無聊,也就一次也沒有拒絕。 雖然阿俊看上去有點呆瓜,但是,每次約她出來,總是會帶點小驚喜,有時是一些小禮物,有時帶她玩她沒玩過的,吃她沒吃過的。而且,這人記性好像很好,接觸了幾次,就瞭解她喜歡什麼,討厭什麼。這樣一來而去,江曉曉對他逐漸有了好感。



??  有天,阿俊帶江曉曉到一家泰國餐館吃完一頓大餐。他曉有興致的問江曉曉:「有沒有興趣來我的店看下?」



??  江曉曉這才想起,他們認識了一個多月,似乎還沒上過阿俊的店看過。這段時間內,阿俊經常跟她說刺青的事情,弄得她也很有興趣看看刺青那些工具啊什麼的。於是她點點頭說道:「好呀!」



??  阿俊的店位於路邊一個不怎麼起眼的角落。走進店裡面,一股淡淡的香味撲面而至。店裡面很黑。即使現在是大白天,裡面也似乎透不進一絲光亮。直到阿俊打開燈,裡面的情景才看的清楚。阿俊帶著她稍微參觀了一圈。店分成3格,正對門口的一格擺著幾張桌子、凳子,還有一些辦事、生活的用品,這是招待客人用的;後面兩格擺放著兩張醫院常用的可調節高度的床鋪,床兩邊的櫃子上面擺放了一系列的器具,還有一些顏料,那淡淡的香味就是從這些顏料散發出來的。



??  阿俊讓江曉曉隨便坐下,便去倒了杯水,遞給她:「覺得我這店還好麼?」



??  她輕輕抿了一口水說道:「怎麼這麼陰森的呀!黑麻麻的!嚇死人!」



??  他又撓了撓頭,笑道:「我們這裡有些客人喜歡在………………呃..........那些地方刺青,我們這樣搞全封閉,那些客人比較有安全感….。哦!對了!這裡有個相冊,你慢慢看,我有些工作要做一下。」說著,從櫃子裡面抽出一本相冊遞給江曉曉,自己坐到旁邊的桌子畫畫寫寫著些什麼。



??  江曉曉接過相冊,慢慢的看著裡面的圖片,杯子的水也被她不知不覺的喝光了。她越看越覺得困,最後還是不自覺的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  這時,阿俊走到江曉曉身邊,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頭髮,臉上顯露出得意的笑容。杯子裡面的水下的藥是他從朋友那學到的。這種藥作用慢,而且感覺不明顯,基本上不可能出現藥效發作後,吃藥者會知道自己中招的情形。



??  當江曉曉轉醒過來。她發現自己並不是躺在家裡面溫暖柔軟的床鋪上。而是被豎直的捆綁在一塊板狀物上面。她雙眼被蒙著,想大聲呼喊,卻發現嘴巴被一個圓形的塑膠物體緊緊撐著,衹有發出「嗚」「嗚」的聲音。



??  「這麼早就醒過來了呀大小姐!」一把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語調卻是如此的奸猾。她知道,自己陷入陷阱了,衹是,陷得有多深,她還不知道。



??  「那你就得受點苦了喲!這樣吧!先讓你欣賞一下我的作品吧!」



??  作品?什麼作品?不容江曉曉多想,一雙手輕輕地把蒙眼的東西摘了下來。她急忙睜開眼。只見眼前豎立著一塊巨大的落地玻璃。玻璃裡面反映著一個鮮艷奪目的女性軀體。鮮花和蝴蝶的圖案覆蓋其上,從肩膀到手背,再到腳背,幾乎無一寸遺漏;而雙乳則化成兩朵巨大的牡丹花。而衹有沿著身體中線直到陰部上側還保留著那個軀體稚嫩的肌膚。往下看去,發現陰部似乎化成一隻蝴蝶,在前面衹能看見蝴蝶的兩條觸鬚在陰部上一點的位置互相纏繞著。再擡頭看,發現落地玻璃也反映著身後的落地玻璃的景象,因為束縛這個軀體的板是透明的塑膠板,所以後面的落地玻璃所呈現的正是這個美麗軀體的後半部分:同樣覆蓋著鮮花與蝴蝶的刺青直到腳跟,而臀部空出一大塊,正好成為了陰部那隻大蝴蝶的兩隻美麗的翅膀。



??  江曉曉似乎被眼前美麗的景象驚呆了,過了好幾秒才回過神來,這兩塊鏡子顯示的軀體,正是屬於自己的………………..



??  她心頭一陣巨大的慌亂。天哪!自己被弄成這副摸樣,以後怎麼活呀!她拚命地掙紮,妄圖衝破束縛跑出去。但是憑她一個柔弱女子的力量,哪可能做到呢?



??  阿俊靜觀她掙紮了一會兒,悠悠的拿出一條T型皮帶,皮帶上連著一條塑膠假陽具,這條假陽具還是經過特別製造的,由尺寸到造型,完全仿照他的陽具造成。他不緊不慢的把皮帶拿到她面前晃了晃:「別掙紮了,遲些你就會適應這副軀體的了。」說完,把假陽具一下子全塞進了江曉曉下體那蝴蝶的深處。江曉曉自從兩年前跟男友分手,很久很久沒有觸碰那個深處了,這一下子衝擊,令她全身一陣顫抖。可惡的是,阿俊竟然打開了假陽具的開關,讓假陽具在她蜜洞裡頭盡情的蹂躪。她想把它擠出體外,可惜,它已經被皮帶緊緊地綁在下體,這種動作只會越來越增加下體帶來的刺激。



??  阿俊雙手輕輕地摩挲著江曉曉鮮艷美麗的身軀,貼著她耳邊輕聲說道:「這個身體不好看嗎?我可是花了好幾天做的呢?」說著,繞到她身後,雙手輕揉著她的雙乳:「你看,這對乳房現在多漂亮!如果有別的女人求我幫她紋,我才懶得動手呢!你是最適合的!」說完,走到她身前,嘴巴由她的頸部一點一點的輕吻下去。



??  江曉曉好想好想罵他變態!無恥!惡魔!等等各種詛咒。但是,嘴巴被扣球封著。而且不知怎麼的,在下體假陽具的蹂躪再加上阿俊無比純熟的性技巧下,身體竟然迅速向那個巔峰靠攏著。「嗚!」一陣熱浪直衝腦海,她原本繃緊的軀體一下子軟了下去。而神志,卻陷入了無知無覺的境地。



??  阿俊慢慢把塑料板放平。在江曉曉紋著牡丹的乳房上輕吮了一口說道:「忘了告訴你。你身體的刺青的顏料,我混了點春藥進去。所以呀!你以後會很敏感很敏感滴!嘿嘿!」說完,不顧她想殺人的表情,走出了房間。留下江曉曉一人獨自享受那不停震動旋轉的假陽具。



??  次日早晨,阿俊打開束縛江曉曉的房間的門。江曉曉早已整個人癱軟了,伴隨著全身一下一下的抽搐著。口水失去控制地從嘴角緩緩滴下。而依然插著假陽具的下體,被淫水完全浸潤,那紋著的蝴蝶顯得更加鮮艷。她雙眼半閉著,本人卻幾乎意識不到任何東西了。



??  阿俊稍微檢視了下依然被束縛著的美麗肉體,嘴角不禁露出得意的微笑。他解開了江曉曉手腳上的束縛,把塞口球輕輕拿下----已經沒有束縛的必要了,現在的江曉曉想自殺也沒力。



??  他把江曉曉轉了個身,擡起她的屁股。鮮艷淫菲的蝴蝶頓時映入他的眼目。他急急忙忙的把假陽具抽出來,脫下褲子,握住早已昂首的陽具用力往江曉曉的下體一下送到了頂端。江曉曉似乎還能感受到這下刺激,全身頓時一陣抽搐。阿俊更加興奮,瘋狂的前後抽送著,最後他還是把子孫射在了江曉曉的嘴裡面。他還不想江曉曉懷孕!



??  阿俊爽完後,還是在江曉曉身上換了一套拘束具:假陽具依然留在她的陰道裡面,不過調成弱檔。而雙腳腕套上一對皮扣,兩條皮帶分別把她的腳腕跟腰間皮帶相連,讓她一直處於屈膝的狀態。雙手腕也套上一對皮扣,卻各自扣在腳腕的外側。一副絕艷的軀體就這麼被阿俊以恥辱的姿態留在房間裡面。



??  江曉曉終於喘過氣,忍不住大哭了起來。之前雖然她意識模糊,但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照樣一清二楚。她詛咒阿俊,為什麼要把自己年輕的身軀全部刺上刺青,為什麼挑的是她不是別人。但是傷心歸傷心,詛咒歸詛咒,她的身體在狂風暴雨般的蹂躪下似乎發生了一些改變。身體似乎越來越敏感,她在地上蠕動的時候,似乎每一下摩擦都能讓她的身軀發熱,而下體的假陽具的輕微震動,好像一台拉車一樣,一步一步的拉上高潮的巔峰。衹是,總覺得缺乏了點什麼,全身發熱著,煩躁著,似乎世界上再也沒什麼東西能令她平靜下來。



??  當阿俊拿著餐盒再次打開房門。他看到面前美麗的肉體煩躁的在地面上蠕動著,似乎想通過摩擦地面得到些什麼東西。在肉體上的鮮花蝴蝶,隨著肉體的挪動,竟然讓人有一種翩翩起舞的感覺。



??  「怎樣?不舒服嗎?」阿俊站在門口問道。



??  鮮艷奪目的肉體突然全身一顫,停止了挪動。一雙怒目盯著阿俊:「你個惡魔!你還想怎樣?!」



??  「嘿!別激動!我覺得你挺需要某些東西。」說著,他邊掏出陽具,邊走近江曉曉。



??  江曉曉試圖躲避他的身影,卻衹能一寸一寸的往牆邊挪。阿俊一把抓住她的腰部,解下假陽具,用力的往前一挺!



??  「啊!」江曉曉自己也分不清楚這是爽快的呼喚,還是掙紮的叫喊。她的人性告訴她,必須抗拒面前這個惡魔,但是,肉體卻告訴她,她現在需要的正是這個………



??  一番雲雨後。阿俊把飯盒留在面前喘息不已的肉體前,自顧自的離開了房間。



??  自此,阿俊每天「光顧」一次江曉曉。順便把每天的食物留給她。



??  而江曉曉,每天經受身上刺青所包含的春藥、假陽具、阿俊三重折磨。身體跟意志日益墮落。逐漸由開始的抗拒,到無所謂,再到適應,而後越發覺得,自己已經離不開這個惡魔了。一個月後的她,已經被解除了所有的束縛;下體再也沒有皮帶固定的假陽具。衹是,她依然主動地把假陽具塞進自己早已習慣充實的感覺的下體的蝴蝶正中。每天,她看著鏡子裡面自己那淫菲、鮮艷美麗的肉體,一手抓著假陽具,讓它緊緊地頂住那個銷魂的部位,一手撫摸著自己身上的鮮花蝴蝶,她越發愛上身上的刺青。越來越感到,這些刺青跟自己多麼相配,多麼美麗。她還不時的望向門口,盼望每天出現一次的身影…….



??  這天,阿俊打開房門。那具淫蕩而華麗的肉體急忙從地面上爬起來如同一群蝴蝶般撲向他,緊緊地摟住,小嘴飢渴的在從他的脖子開始,瘋狂的輕吻著。依然緊夾住假陽具的下體,一滴一滴的往地面滴著豐潤的淫水。阿俊沒有如同往常那樣,掏出陽具賜予她發熱的肉體。而是輕輕地推開她,摟著她的腰走出了這個淫菲的房間。新鮮的空氣頓時撲進江曉曉的鼻孔,燦爛的陽光從窗外射進屋子,她不得不一時閉上了眼睛。



??  阿俊一把從背後摟住她的身軀,雙手在前身來回輕撫,時而抓弄化成牡丹的雙乳,時而掃過身體的鮮花逗弄下體的蝴蝶。江曉曉這被多番蹂躪的軀體承受不住他的侵襲,越發燥熱,意識越發深陷,不知覺間模模糊糊地哀求著:「阿俊!給我!快給我!我受不住了!」他卻突然停止了侵襲,雙手一把抓住她的雙乳,在她耳邊輕聲道:「當我的性奴。我每天都滿足你!」



??  聽到「性奴」這詞。江曉曉的軀體不禁一顫。她本能的想拒絕,但是,自己的身體確實已經離不開他了,而且,被刺上全身的刺青,自己還能去哪裡……..於是,還是點了點頭,若不可聞的發出一聲:「嗯。」



??  「那好!喝了那杯水。躺倒沙發上去,我給你性奴的標誌!」阿俊在她耳邊柔聲說道。



??  看著那杯水,江曉曉心中回想萬千。就是這樣一杯水,把她整個身軀,整個未來都賣給了這個叫阿俊的男人。衹是,事情發展到這地步,不得不完全聽從於這個男人了。她依言喝下了水,閉上眼在沙發上躺下,靜待即將銘刻在自己身上的「性奴的標誌」。



??  江曉曉悠悠的醒過來。她看到阿俊正坐在身側擦拭著那些工具。



??  「阿俊……………….」她輕聲呼喚她未來生命中可能是唯一的人。



??  「叫我主人。」阿俊轉過身,輕撫著她的臉龐說道:「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你以後衹能稱呼我主人懂麼?」



??  「嗯!」她盯著阿俊的臉,發現他的眼神如此柔和,就正如他們剛認識的時候,一絲也沒有之前那段日子那種惡魔般的感覺。



??  「來!給你看看你身上的改變!」阿俊把她從沙發上拉起來,逕直走到那個困著她一個多月的房間。



??  江曉曉擡頭看著鏡子。只見自己那牡丹的雙乳那對稚嫩的乳頭,各自穿上一個小小的銀環。還隱約看到下體也帶著點銀光。她稍微分開雙腿,撥開蝴蝶的身軀。陰蒂上也穿上了兩個銀環,兩側小陰唇,則一邊兩個的穿著四個銀環。所有的銀環上都掛著一個小小的鈴鐺。由下體往上看去,肚臍跟下體之間,龍飛鳳舞的紋上兩個字:「性奴!」



??  一股心酸的感覺頓時湧上江曉曉的心頭,忍不住抽泣了起來。全身的刺青立刻如同活了一般緩緩的舞動著,雙乳跟下體的鈴鐺隨之奏響出一陣陣悅耳的聲響。阿俊立刻緊緊地抱住她,輕輕地把陽具放進了她濕潤的陰道。他沒抽動,他知道,對於江曉曉這完全臣服於他的肉體來說,衹要陽具塞著她的陰道,她的情緒很快就能平息下來。果然,江曉曉很快停止了抽泣,取而代之卻是在阿俊身上瘋狂的蠕動,以換取那足以麻痺自己的高潮…………….



??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江曉曉的性慾越來越旺盛,最後到了沒有阿俊的陽具塞住下體就幾乎發瘋的地步。這是阿俊始料不及的。可憐阿俊懂得怎麼激起一個女人的淫慾,卻完全不懂怎麼把淫慾熄滅。他只好一天到晚插著江曉曉。為了兩人方便,阿俊還創造出連體用的小皮褲,形式就像孖煙囪,然而在陽具的位置剪裁了一個圓形,而圓形的內側嵌上一條導軌,導軌上卡著四條小銀鏈。當阿俊插著江曉曉的時候,四條小銀鏈就掛上她下體的四個陰唇環。那樣,他們就不用活動身體的時候辛苦的將就著體位了。不過,這樣一來,江曉曉下體的銀環就被不斷地牽拉著,惹得她的性慾更加一發不可收拾。



??  瘋狂的做愛能滋潤女人的身體,卻對男人的身體造成嚴重的傷害。阿俊經受不住江曉曉無窮的性慾,終於病倒在床。然而,江曉曉完全無法離開他的肉體,她知道這樣最終會害死阿俊,但是,自己真的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



??  某一天,阿俊意料到自己日子不多了。他躺在床上伸出枯瘦的手,輕輕地撫摸著騎坐在自己身上的妖艷軀體,說道:「我們去辦結婚證吧。我走後,這房子,還有我老爸留給我的所有財物都歸你了。估計,還剩下幾千萬吧!」聞言,江曉曉趴到阿俊身上,「哇!」一聲大哭起來。辦結婚證沒幾天,阿俊終於走了。江曉曉理所當然的繼承了他所有的財物。不過,自此她每天都要承受著慾火的折磨,即使下體已經被假陽具塞得滿滿的,也衹能稍微壓抑下這無窮的慾火。她意識到,衹有一個辦法可以解決,就是再尋找一名主人………………………….



??  說完整個故事,蝶子(江曉曉)已經趴在李江明身上泣不成聲了。她伏在李江明耳邊哭泣著說道:「主人!記得別太折磨我了。我真的會把你害死的。我不想再失去一個主人了!」



??  李江明輕撫著她的淫蕩美麗妖艷的身軀,腦海中不斷掠過她被改造過程中的情景,良久,才緊抱著蝶子說道:「我會好好照顧你的!放心當我的性奴吧!」



??  ? ?? ?? ?? ?? ?? ?? ?? ? (完!)